三讀盧梭《懺悔錄》

??時間:2014-09-04?【字體:

 我第一次讀盧梭《懺悔錄》,那是在大學剛入校,1988年,那時的我們已經有別于恢復高考后的幾屆大學生那樣對書如饑不擇食般的照單全收,我們開始關注尼采,我們開始關注叔本華,我們也開始關注自己,關注自己內心。拿起這本書,不是因為別的,只是因為是盧梭,法國第一個出身貧寒的平民思想家,那時的讀書,說起來真慚愧,沒有了高考前的精讀,只有那種淺淺的泛讀,與別人探討時,用最快的語速加上羅列最多的人物名稱,顯示自己的博學,有些章節匆匆而過。盧梭對自己的剖析還是讓我震撼,因為自己的不敢越加的讓我更敬重這位熱情奔放而又極端敏感的活生生的法國人。那時的我們要的是他給予我們的對自由的想往,那時的我隱約感覺到,面對有界的現實,心靈的自由無邊帶給我的是生活繼續下去的無限源泉。

 2000年世紀之交,當時"千年蟲"困擾我們的信息系統,在我等待第二次出發去非洲與自己的愛人會合的空隙里,無意間在書架上看到了盧梭《懺悔錄》,30而立之年,夜靜人孤的時候,一頁頁的翻著,忘記了午夜,待到新日勃發時,依然不舍放下,這時的我在審視著自己的愛情,自己的友誼,自己的生活來讀,一頁頁,發現了很多,試圖感悟些什么,好像沒了大學時那樣特想告訴別人,我讀了盧梭的《懺悔錄》,要對盧梭和他經歷的人和事去評判對和錯,那種感悟是自己都只能意會而不能言傳的,這里有對自己的剖析,對別人的剖析,對事物,對整個那個時代,感覺到自己面對這個世界時自己的渺小,對盧梭的敬重換成了對他的同情也有對他的那種對自己沒有自律的一種遺憾。

 2014年的一個午后,在陪兒子上課的時候,我在茶室書架上看到了盧梭的《懺悔錄》,2個小時,沒喝水,沒伸懶腰,讀著,感受著盧梭那娓娓道來的敘述,感覺到對孩子的教育要不拘陳規,感受到了我們儒家孔子的因材施教的教育思想,我為我的聯想而竊笑,孔子和盧梭的關聯,對成人的省身,對孩子的尊重和正向疏導。想想盧梭的一生,沒有一個父母會讓自己的孩子如他一樣,內心一直掙扎糾結,到最后還要向時世人宣告自己的偉大勇敢。盧梭,200多年前在探討人性,在用自己影射人的本性,自己努力著要推動什么,用自己的抗爭,留給我們思考。我們現在要的是握手,與我們生存的環境握手,與我們的大山相擁,更要與我們的內心握手。孩子的成長也是父母的成長,當我們不再說把孩子教育成人,而是說與孩子一起感悟成長,人生之路將是繽紛燦爛。說到盧梭,死后才被挪到巴黎的“先賢祠”,那么勇敢的拿“刀”刨開自己暴露給世人,也未預見自已入天堂之后,人們印記他的地方是巴黎的“先賢祠”。

 三讀《懺悔錄》,有青蔥歲月的震撼,有而立之年的內省,有人到中年的淡然,柔軟而堅強,真誠而理性,能面對自己,不嫌棄自己曾經的丑陋,不沾沾自喜于自己曾經的偉大,照單全收自己的內心,在有界的外部世界里,任其在自由無邊的內心里暢游,無論對自己還是孩子。

(董 邁)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哈尔滨斯拉卡消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