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五年記

??時間:2014-05-29?【字體:

——那些難忘的人和事

“卅次中土空中越,蜿蜒三百筑鐵龍;五載艱辛磨一劍,如今倚天初試鋒。”這是土耳其項目負責人李會杰于在土耳其的一次夜間加班時有感而作。幾年后的一個夜晚,當我們又在加班趕圖,無意中看到這首詩的時候,幾年來在土耳其的情景不禁又一幕幕地浮現在眼前。

從第一次踏上土耳其的土地到現在已經五年的時間,我們承擔設計的安伊高速鐵路二期電氣化工程也已經順利完成了全線主體施工工作。這五年間,我們整個團隊有著太多難以忘記的故事,終將銘記于心,當我們談起的時候,都有著說不完的話語。

我記憶中最深刻的是那一次激烈的技術討論。在進行開關站架構設計時,項目組楊俊明,楊孝忠,鄭勵耘和我幾個人就具體布置形式展開了“激烈”的討論,甚至感覺更像是一場爭論。由于剛剛接觸歐洲設計理念,我們每個人在理解上也各有各的想法,而產生了不同的思路和構想。誰也無法徹底的說服大家,各自都在不斷的查資料、找論據。當討論逐漸結束的時候才發現,我們每個人對于這項設計的理解更加透徹,思路更加的清晰了,這種充滿了智慧火花的碰撞讓我們的技術水平也得到了進一步提升,多年后,當我們我們幾個人再回憶起土耳其的工作和生活經歷時,這次的討論一定會是最先被提及的事情之一。

土語翻譯韓軼嬋原本完全沒有接觸過鐵路專業,在加入到我們這個團隊后她才第一次見到那么多陌生的專業術語。在我看來,她是我所接觸過的翻譯里面最認真的,沒有之一。韓軼嬋手邊總會常備一個小本,隨時記錄下一個個復雜專業術語的中英土三個版本,并且在一天工作完成后坐火車、大巴返程之際,不斷的翻開小本溫習,這一幕在我的記憶中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而我記憶最深的是2010年底那一次持續了整整三天的初步設計技術審查會,土耳其鐵路總局多達8人的電氣化專業工程師與我方參會的技術人員一起逐條審核討論,三天時間里,技術討論和澄清內容多達上百條,雙方人員都在極大的工作強度下堅持著,作為現場唯一的翻譯,她幾乎全程沒有一絲休息的時間,雙方的溝通紐帶全系在她一個人身上,當這場審查會終于完成的時候,她的詞匯本上多了好幾頁密密麻麻的記錄。而當我問起她最難忘的事情時,她告訴我了同樣的答案,“最深刻也最痛苦的記憶”,“每天開完會腦仁都快炸了,再加上緊張晚上根本睡不著,第二天還得接著開會。”

變電專業的同事楊孝忠給我講了一個他最難忘的故事,“關于打賭”。有一次我和鄭勵耘以及施工單位的技術人員賈永強等一起去料庫查看27.5kV斷路器,就27.5kV斷路器操作機構箱安裝在設備本體下面還是側邊得問題,我們在現場就激烈地討論了起來,幾個人都有各自的觀點且爭執不下,于是我們就打賭,輸的一方請吃一頓飯。回來后我們找到相關資料研究后確定斷路器應該安裝在設備本體下面的支架內。雖然愿賭服輸請了客,但這次爭執卻提醒我們做支架圖時應考慮放置操作機構箱的要求,而楊孝忠平實的話語中展示出的是我們作為工程設計人員一貫堅持的嚴謹,而我們也正是憑借著這種較真兒,才能讓我們的設計得到業主和監理的認可和肯定。

還有太多的故事和記憶,仿佛一個個電影片段,會不時地被記憶喚起,有時是在我們的聊天中,有時是在我們設計圖紙時,有時是在我們加班伏案小憩的夢里。之所以難忘,并不只是我們為這個項目的努力和付出,更因為這些記憶中承載了我們太多的經歷、感悟,和我們五院人的夢想,未來的道路上,這些寶貴的經歷將指引著我們開拓進取,堅定前行。     

(四電設計院 蔣睿)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哈尔滨斯拉卡消费